最近,和人吵了架了。

吵架的原因,其實很單純的是因為我覺得隱私權被侵犯了,我只是想要一個答案而已。但對方的處理方式竟是不理會我希望查明是誰踩了我的線的留言,卻開始以此留言向別人投訴我的好意提醒是批評著別人的不是,然後扣了一個「雙面人」的帽子給我,用著「他才是受害者」的姿態說著我全針對著他而來,而他是多麼的委屈。

想著卡普曼戲劇三角的內容,我看著那人使用的招數,讓我想起了「民視八點檔」的劇情,在我的生活中真實上演。於是原打算著不再多做什麼回應的,但因為他的招數:「委屈哭訴」、「抹黑指責」和「扭曲事實」實在讓我覺得太有趣,不由得就想要測試一下「刺激S-反應R」之間的化學變化。

記得好久以前,曾這麼跟豆豆要求著:「跟我吵架,好不好?」這樣的請求,引來豆豆強烈的拒絕,一來覺得我很無聊(我的確是無聊,所以想找人吵架練一下腦筋急轉彎),二來他也怕我「無心插柳卻命中紅心」搞得他哭笑不得。

而先前與其他人的吵架或冷戰時,我知道我有所在乎,所以選擇了委屈自己。這一次的吵架事件,讓我體會到這種「豁出去」的快意。

曾經存在的友情沒意義了、曾有的關懷和注意也只是成為彼此角力的工具,他和他的世界是否與我的世界繼續交集,這也不再是我在意的東西,更何況我也沒有要維護或掩蓋的人事物……。這失去意義的一切,讓我更無所忌憚可以放手去「實驗、測試」著對方的反應。(難怪死亡恐怖攻擊是最恐怖的,因為連命都可以不要了,那還有什麼好在乎的呢?。)

跟著朋友討論著此事,朋友開玩笑地覺得我的回應太嗆了。我也只不過對著他說:「我為你的靈魂祈禱」罷了,也提醒著對方要放話警告別人小心我這個人時,最好「具體」一點說明要防範我什麼事情,這樣大家才能夠及早準備啊!

即使上演著的是這麼蘋果又民視的劇情,他有著他上台演出的基本角色設定和劇情走向,他要灑狗血、賺人熱淚,我卻懶得照著他編排的邏輯走著。事實上,我是很期待有一種不同層次的「吵架技術與藝術」的呈現的。但很遺憾,我只有看到人性裡的黑暗。既然「人性本善」論述在這樣的情況下並不適用,那拿來「人性本惡」的另一套法子,我也真的好奇一個人的惡與壞能達到什麼樣的程度,而他又能耍出什麼樣的招式。

我等著接招,然後破招。

只是有時也覺得為什麼一個人要讓自己那麼的累,做這些無聊的動作,然後搞得自己和週遭的人烏煙瘴氣呢?事情很簡單,但人心很複雜。勾心鬥角,是一件人類歷史上永遠存在的必然與當然,只是一點都不坦然。

「避免爭論是爭論最好的原則」卡內基的人際溝通裡,是這麼提醒著的。而「原諒是最完美的報復」,聖經是這麼說著的。

只是,可是,又但是,人的心想著的不是如何自我提昇與前進,人的腦記著的不是這個世界的真善美。只是想著怎麼樣去絆住、擊倒別人,從未忘記那過去不愉快的點點滴滴。

這真的是沒有意義的事!















「我為你的靈魂祈禱。」





創作者介紹

The Real Lydia

reallyd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