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昨,臨時約了朋友,他說著傍晚有約,卻空白了一個下午不知要做什麼才好。有那麼雙鞋,是答應要轉贈給朋友的,而且我也想要和朋友聊聊他的近況。於是盯著MSN上他的帳號,問著他要不要出來喝咖啡。

「下午,要不要跟我喝咖啡,我拿鞋給你。」
「可是我五點半又有約,只剩下3個鐘頭不到…」
「如果你趕的話,那就沒關係。」
「我是怕你不喜歡。」
「怕你太趕,這是我擔心的」

一個半小時後,我們坐在星巴克裡,聊著朋友工作上的「奇遇」,也聊著單身女子希望有人可以陪伴的一點念頭與行動。我和朋友都有著「不斷重複、反覆、類似」的故事發生著,那是我們的「柵欄」,是必須要學會去跨越與超越的。

朋友覺得這肯定是他的一個盲點,「不然為什麼都會遇到一些爛人、遇到一些爛工作。」而我提起了下午與他約時間的過程。

我並不在意朋友要保留多少的時間給我,有時候見個面,簡單聊聊三十分鐘其實也是很開心的事情。「出一次門,只有這樣的時間,會覺得不太好。」朋友認為是這樣子的。

我其實是很心疼朋友的。我向來明白他的心裡總有很大一塊的空缺,那是一種不安全的懸空,我也清楚著他對朋友的好,是掏心掏肺,有時是會把自己賣了,雖不致於幫對方數鈔票,卻是違背著自己的意願、捺著自己的不舒服去幫忙對方的。

我說著朋友似乎是習以為常地在與朋友相處過程中,先預想對方的想法和意向,然後讓出一塊的空間,讓自己退到一個自己標定為底線的位置。「可是這並不是對方真的希望他讓出來的空間啊!」我這麼說著,「這也等於是你放出了訊息:『快來佔我便宜吧!』」

例舉著工作上常見到的報價問題,大家總有一個默契在──第一次的報價總是會再往下殺,因為我們都懂得報價之下,還有一個底價在。於是報價的人會報高、被報價的人會殺低。

而朋友在第一次或第一時間立刻把自己的底牌秀了出來,一樣的也會讓人覺得他可以接受的空間是更大的。於是他節節退讓,最後委屈了自己,換來不珍惜的對待。

於是,何不在一開始就先拉高自己的線呢?即使最後還是退到了底線,但至少對方會感謝著自己的犠牲,而非得了便宜還賣乖地覺得自己為對方做得還不夠。(雖然這種朋友最後都會成為不聯絡名單,但當下就會覺得氣又怒的,壞了自己的心情。)

話說得有點直接,好險朋友並不介意我的這番話。只是看著朋友這樣的犠牲奉獻,我其實也心疼,這麼體貼而又呆傻的行為,若遇到懂得珍惜的人,那也是美事一件。只是人性本善的論調似乎離我愈來愈遠,貪得無厭的人只會剝皮啃骨,甚至要吸髓地耗盡掉所有能用的資源,成為吸血虫。

我還是很讚賞朋友的犠牲奉獻,畢竟這是他的單純和情誼。只是我更希望他能多那麼一點「自私」,好讓自己更開心一點。
創作者介紹

The Real Lydia

reallyd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