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髮三千丈,緣愁似箇長
飄飄何所似,天地一沙鷗。

嗯~很奇怪,但又很順
但事實是我把二首詩混搭在一起了。

睡得不好的一個晚上
然後在第N乘N次的賴床後
在模糊而意識不清之中醒來
梳理著自己的一頭亂髮
赫見額前的瀏海閃了銀光
頓時讓我腦袋又更清醒了些。

是的,一根白頭髮。

我沒有特別想要對它做什麼
斑白的髮會長得長又長的
就像滴答不停轉圈繞行的時鐘一樣
這也不是我的手撥一撥
就能夠留止住些什麼。

只是好奇著它怎麼就這麼出現了
是絞盡了多少的腦汁
或是堆積了多少的挫敗和灰心
才會這麼凍白了自己?!

我無法計數。

人說年紀大了
會對過往的事記得牢牢
我猜想也許我真的是愈來愈老了
才會憶起童時背誦的詩句
卻又老番顛地亂湊了詞

也許沒有太多「愁」
但我仍飄飄地問著自己:「何所似?」

「何所似?」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囧了!


創作者介紹

The Real Lydia

reallyd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