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朋友C聊天,他說著:「我好像交了一個女朋友了。」提著疑似女友很可愛,給他像家人一樣的感覺。「家人」是一個很高等級的形容詞,朋友的話讓我覺得他似乎找到了不再漂泊的穩定。


「感覺上你動心了,或是安心了。」C承認了動心,卻也坦誠著尚未安心。我猜想著這是因為一種趨避衝突吧!C想要家人般的陪伴,卻也恐懼著這樣的可能。

給了C「一種安心的希望」的女孩,長相與氣質都是很可愛的。照片裡的她,給予我親切而開朗的感覺,也有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。C說著他的她,「其實有一點憂鬱,很被保護的孩子。」即便自認為她可能無法理解生活經歷偏苦的C,也可能不適合。但C仍持著一種動物的本能,依循著感覺而走,從第一眼見到她到現在,那感覺仍然不變。

「你有自虐傾向嗎?」我問著。我有那麼一點擔心C是否是因為她的嬌弱而升起了保護慾,又或是一種被需要的感覺,或是把對家人的希望,投射在對方的身上,這一點,無從得知。

「人的感情真是複雜,彼此交雜。我們可能都會把某個人收進心裡,但不影響我們跟另一半的往來…。」C並不著急,畢竟她也才從一段感情裡走出而已,我好奇了女生分手的原因,卻讓我擔心偏苦的C,是否能夠得到我以為C會想要的安定與安心。


「那你想想看看吧!畢竟,你快樂對我來說比較重要。」
「想想看什麼?我不見得要在對方身上獲得一輩子的承諾或什麼,我需要經歷,來幫助我反思我自己,我不知道我需要的究竟是什麼…。不瞞妳說,與我交往過的女孩子,都說要嫁給我,而我都說NO…。」

真的是我的自以為。我很單純的希望C是快樂的,卻也主觀了定義了他「應該怎麼樣,才是快樂的。」C所追尋的,是「我是誰?而我該往哪裡去?」的問題,而這樣的問題,最後最後都只能交給神來回答,一如前男友Yu-Ming的選擇。

「我相信是,我很單純的只是希望你是快樂的....。」C覺得這是一種寬厚包容的心情,但我卻覺得這是我的自私,身為朋友的一種自私。「你已經很苦了...,如果有一件事情,並不傷天害理或嚴重傷害另一個人,卻可以給你自在或快樂,那為什麼不支持?!而且,我覺得你自己也在評估...,如果你決定要這麼做,那我更要支持。」

回到了交雜的感情,C說著在這過程裡,有人嚴重的受害,她的感情不會得到他的回應,就只能說著抱歉。「可是我不踏這一步,我永遠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情。」
「傷害她自己的,是她自己的期待。」受傷的她,曾在朋友人生路上扶起,卻也曾嚴重傷害過朋友的人,或許對於C而言,這份感情早已成了驚弓之鳥。C說著擁抱是一種很好的檢驗,「你願意抱誰?不願意抱誰?」或許是出於深刻的不愉快記憶,「總之,我無法抱著她就是了。」C這麼說著。

「你有想要確定關係嗎?還是繼續『好像』下去?!」
「會下去啊!不行就收山,我已經在這段曖昧關係裡獲得很正向的心理發展了」
「顯然你很確定自己感情的選擇是偏向誰的。」
「人生的選擇可能會選另一個。」
「你不會後悔就好了...,不過,即便後悔了,也是一種學習。」
「我也是這麼想的,不會有毫無所得的經驗。」
「隨緣成長,每一件事的發生,一定都是來教會我們什麼的...。反正不是得到,就是,學到。」

跟C聊了聊,聊起了年少時自己對他其實也很有好感,但也做了不少的蠢事。但現在回到了一個朋友的位置,看著他的感情路。

「你沒有很糟糕,在我來看你就只是迷路了而已。」我是這麼認為著的。
「迷路?!可能!」C說:「這形容或許蠻貼切的,有人想拉我,可是我怎麼知道往那裡走才是對的?」
「沒有對或不對吧!我都覺得迷路也是認識路的好方法。」
「總會找到路的。」

****

「我很珍惜而夠讓我變得柔軟的這個女孩。其實她什麼都沒做,僅僅只是存在而已。存在就夠了,剩下的我來就可以了。」
「感覺上是他是你的心靈上的傾訴形象。你把你自己投射在他身上。」
「我後來發現了,這就是所謂的精神或柏拉圖式戀愛吧!只是對象是我自己,我也許誰也不迷戀。我實在是理性的討人厭。」
「女生有母性,會對柔弱的人施以憐憫和照護,嬌柔的人也會期待自己某一天能為對方撐起一片天。男人想要當英雄,女生也會想要被需要,因為這樣『被需要』彼此都會變得更堅強。」
「就像她讓我柔軟,而我能讓她堅強。我想如果這段關係有些建設性的改變跟發展,短暫也無妨。」
「『願意再愛』本身就是很讚的事情。」

****

女孩問朋友:「我們會結婚嗎?」C回答著:「會。即使理性認為不會,也會在感情上說會。」我揶諭著C:「這也難怪每個女生都說要嫁你。」「她只是好奇,她手上都還有別人的戒指呢!」
C提到了女歌手梁心頤,南拳媽媽的主唱,說著她的聲音特別。我說著他的聲音是「很溫柔而細膩的聲音」。

「聲音、筆觸或長相,都可以找到所謂溫柔、細膩這樣的特質,人的心好特別對事情的詮釋好特別,明明就是不一樣的感官刺激,如果某個人在某個地方展現這樣的特質…長相甜美的女孩有人愛;筆觸細膩的女孩也有人欣賞;或話語輕柔包容的女孩…我們其實可以有很多方式吸引人,或被人吸引,我到底喜歡什麼樣的東西?什麼樣的人呢?我實在搞不清……。」
「要找到懂得欣賞你的人,就行了。」
「我實在不知道我欣賞什麼,我每個人都欣賞,但要一輩子進入到我生命裡的,我無法拿捏……。」
「我一直覺得你處於矛盾,想要有歸屬,卻也害怕這樣的歸屬。」
反正我就盡量接觸,當情緒沈澱後,我總會知道什麼永恆,什麼虛幻……。」
「還好你是男生...,時程表是比較寬的。」
「對啊!如果我是女的,大概就是妳了吧!『妳這個花心大蘿蔔、採花賊、花蝴蝶!』○○是這麼形容我的,送給妳…」(○○=那受傷的女子)
「這個我無法收下,你留著用就好,我只是一個懶得吠叫的敗犬而已。」
「好吧!我自己孤芳自賞…。」
「……」
「我才不是勒!可惡的○○,放太多期望在我身上了」
「你沒收下這些期望的話,那這些東西都是多出來的,看你要不要捨棄而已啊!」

****

C的感情撲朔迷離,或者該說是情感依歸的偏磁,即便我有那麼的一點擔心,但我也想著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。如果透過這樣的經驗與體驗,能夠讓朋友獲得一個正向的體會,這又何嘗不是一件好事呢?

我祝福,由衷地。

創作者介紹

The Real Lydia

reallyd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君
  • 好~長的文章,好~難以深入的心境!
  • 目的和心態不同,我們所追尋的和所獲得的,都是不同吧

    我無法深入,但可以體會與接納。

    reallydia 於 2011/03/12 15:16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