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天,老闆跟著我說著新來的同事因為初期業務繁忙,而生辭意,經過他以生命靈數解析之後,新的同事似乎也覺得OK了。

是的,生命靈數,這是我家老闆新學的命算之術。他興沖沖地跑來,要我把生日寫下來,決定要看一看我的生命靈數。

「1號人?!你怎麼可能是1號人?!你有沒有算錯啊?!」我家老闆不可置信地看著我。

沒錯,驗算過後,我沒算錯,也沒有晚報戶口的情形。

「我覺得你應該會是2號人,你的表現也像2號人……」老闆花了好幾分鐘的時間,碎念著這一件事情。

好吧!來個結論吧!FB的短訊息寫久了,落落長的東西實在不太適合在晚上的時候寫。

結論一:1號人和8號人是領導者。
結論二:我的行為表現像2號人,顯示我是受到壓抑的。
結論三:要學會把自己的本質發揮出來。

老闆的結論是如此,接下來的部分,是我必須把為何壓抑自己不成為一個領導者的事情想一想。畢竟,是我自己決定讓自己變成這個樣子的。

於是,我有以下的藉口:

一、 雙胞胎的妹妹
我是家中的老三,上頭的2個姐姐是孿生子,功課好的很,還有一個弟弟。自幼家中受到較多關注的,並不是我。
鄉下學校裡,姐姐常是學校裡領獎學金的人,功課名列前茅,就連高職的聯招,也包辦了狀元和探花,三年後的四技二專甄試,她們也考進商業類組的全國前十名榜單中,迄今她們二位仍然是母校裡的傳奇人物。
於是,求學的階段裡,我的代名詞是「雙胞胎的妹妹」。學校裡的師長,都這麼認定著:「雙胞胎功課很好,所以妹妹應該也很聰明。」

我只能說「不得不」!

不得不維持一定的功課水平
不得不學會低調行事
不得不耳聽四面,眼觀八方
不得不把自己藏起來

二、 高一時初任班長的不愉快感受
我的高中生活,大概是當了三個學期或四個學期的班長吧。但重點在於受到姐姐盛名之累的我,在高一上開學時,即在誰也不認識誰的情況下,被班導師(也是我姐姐的班導師)點名擔任班長的職務。而在高中之前,我最多只有當到學藝股長。
現在回想當時的自己,的確是求好心切,於是極力想要「不辱姐姐的聲名」,扮演好一個班長的角色,我給自己施了壓,同樣的壓力也作用在同學身上,求好心切,最後在落淚之中,受挫了自己的信心。

我也還記得,在一年之後,當同學又再度提名我當班長時,那種驚恐而不安的感覺。

當一個領導者,必須要顧及的層面太多了,身份角色與任務之間的衝突,在左左右右上上下下之間,要找到一個平衡的點,是很不容易的。

三、 人紅是非多。
我相信「老二哲學」。不必把自己繃得太緊,事事要求要領先或超前。誰出頭就等著要被打扁,就像修剪綠籬時,長出來的枝葉,「咔喳」一聲,就會被剪掉。

但是詭異的是,即便只是就事論事,也只想要把份內的事情做好,也會變成是組織裡的「恐怖份子」,人人都想誅而快之。原因就是老闆的一句獎勵,一個不小心自己就成了出頭的那一個。

更慘的是,個性裡的完美主義,更加重了這樣的情形。

於是耳聽四面、眼觀八方,低調不出頭,天塌下來都要找一個人來扛。
領導者要把人帶往對的方向,要把事情綜整考量,做下一個決定,讓任務順利完成。當領導者要負擔的責任,我想要逃避。


理由有很多,但核心的問題只有簡單的幾個:避責、懶惰。人性裡的黑暗,我不想要加諸什麼壓力在自己的身上,也不想要花時間、花腦筋去思考些什麼。資本主義的功績制度,我更愛的是社會主義的平等。

我猜想著老闆對於我的訓練方式,應該會有一些調整和改變吧!唉~


關於生命靈數,請參考網頁
http://211.75.223.181/fate/life/life.htm

reallyd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